4AF Time Warp

Root&Shaw are stuck in a time warp where all they have is each other.

We might as well be a symphony (三十一)


救回Root 后,Shaw 将她 暂时安顿在地铁站休养,并通知了Gen和Joey。这三天里Root 一直发着高烧,嘴里胡话不断,Shaw 只能依稀辨别出Sameen, safe place 等几个单词。尽管自己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了,看着如此痛苦的Root, Shaw的内心也备受煎熬。 第四天早上,Root微微睁开了眼睛,矮个子女人激动地抓住高个子女人的手,Shaw坐到床上将她慢慢扶起,Root 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把自己抓得生疼的女人。 “ Samantha, 你终于醒了!你还好吗?感觉怎么样?” “ 额,我头有点痛,你是谁?你抓得我好痛啊!”尽管Root感觉到了对方的惊讶,但还是望向了身后的男人: “Joey,我在哪里?” 看着此时Root空洞的双眸,Shaw方才还紧紧握住的手无力地松开了。







趁着Gen 和Joey给Root检查伤口的空隙,Shaw 拨通了Reese 的电话: “ 所以你的意思是失忆是德西玛实验的后遗症?那要多久才能复原!” “ Shaw, 这我就不知道的。 从已知的实验报告上来看,被实验者即便能活下来,也分不清模拟和现实,浑浑噩噩地脱离不出梦境,直至自我毁灭。 Root的情况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,因为失忆不用再回想起实验时的痛苦情境,反而救了她的命。Shaw, 你就…” 嘟嘟嘟…没等Reese 说完,Shaw 便掰弯了电话。







几天来,Shaw 眼睁睁地在地铁站里看着Joey帮Root换药喂药;在Root心情低落时不停安慰; 偶尔拍拍她肩膀安慰,Root很自然地将头靠在Joey肩膀上。看到这些画面,Shaw忍不住地想突突人。 不知道为什么,尽管Joey已经向Root解释了Shaw 是她失忆前的好朋友,可每当Shaw靠近时,Root都会本能性地后退,眼里流露出一丝害怕和恐惧。 当今天Root在自己靠近时,又紧紧拽住Joey的衣角时, Shaw 的愤怒值飙升,直接甩门而出。







街上的新鲜空气令Shaw慢慢地平静下来, 嘚嘚嘚的拐杖声在身边停下, “没想到又见面了,Mr Finch, 你在跟踪我吗?” “ 别来无恙啊,Miss Shaw. 请原谅我的姗姗来迟,被一些事情耽搁了。Joey已经将事情大概告诉了我,那么… 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?” 穿着三件套的绅士扶了扶金框眼镜。 “ 三年的约定已经到期了,我很清楚地知道Root 对我意味着什么,尽管我感受不到你们常人的感情。 三年后,我不会再逃避了!!!” “ 很好,Miss Shaw. 这也是我今天来希望听到的,这个是我从军方那里搞来的实验药剂,据说可以帮助德西玛实验受害者的病情恢复,但结果如何谁也无法确认。Miss Shaw, 一如三年前所说的我希望Root幸福,这恐怕是你最后的机会了,如果Root真的无法恢复,我希望到时你能作出对她最好的决定。”将试管药剂塞入Shaw 手中后,年过半百的绅士便一瘸一拐地离开了。 Shaw 望着他的背影,心想着Mr Finch到底 是何方神圣,有这么强大的关系网。



PO主自白

春节迟来的更文,在这里祝大家鸡年行大运,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,财源广进。

评论(9)

热度(46)